首頁 > 譜牒保護 > 古籍知識

古籍知識

古籍影印事業的興起
發布時間:2016-04-25 17:44:05 信息來源:金華市成蹊信息發展有限公司 點擊量:
過去正規的影印古籍,是要影印善本古籍。這種善本古籍,既要求??本珜?,又要求其本身是稀罕難得而成為了文物的善本。實際上,就是用攝影制版的方法來繼續前人覆刻舊本書的事業。 
這項新事業據我所知,是發軔于董康。此人是法學專家,但又喜歡藏書,喜歡刻書,除了用傳統的方法覆刻善本古籍外,還試用攝影制版的方法來影印。第一部影印的是日本崇蘭館收藏的南宋刻本《劉夢得文集》,是攝影后制成珂■版印刷的,附有民國二年董氏的印書跋語,說日本技師“小林忠治業珂■制版,藝精為全國冠,曩為羅君叔言(振玉)影印宋拓碑志,濃澹豐纖,猶形鑒影,乃介內藤炳卿(虎)博士假〔此書〕歸,屬小林氏用佳紙精制百部”。印的部數所以這么少,一是由于珂■版印不多,珂■版的長處是印出的東西完全和照片一樣,不像石印只是一種黑色不分濃淡,但版子不耐磨,印了二、三百份就起毛,不宜再用;再是由于成本高,售價貴,一部《劉夢得文集》要銀洋三十元(見《藝風堂友朋書札》吳昌綬第一二四札),超過當時一部明初黑口本或嘉靖本的價錢,一般窮知識分子無力購買,印多了怕銷售不掉??墒?,有些愛玩舊書的人還嫌它不如覆刻本古雅,如董康另印了一部明如隱堂本《洛陽伽藍記》,他的朋友吳昌綬在給繆荃孫的信中就說:“珂■版徒費錢,無謂之至,綬已乞其底本,另刊一冊,吾師必以為然?!辈⒄f:“景寫恐不真,即以所印珂鑼版本上木?!?《藝風堂友朋書札》吳昌綬第八六札)說明當時真有一些藏書家寧愿把舊本書上木覆刻而不愿用珂■版影印。因此,珂■版印書事業在我國長期以來得不到發展,除董康、羅振玉以及瞿氏鐵琴銅劍樓等以私人之力影印過一些宋本和敦煌流出的古寫卷子本外,很少有人干這種成本高而獲利未必能厚的雅事。倒是日本的幾個文化單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印得多些,而且,由于當時日本制作珂■版的技術高,印書的紙又多選用日本特產的色澤古雅的皮紙,其成品反比我國自印的精美。如前田氏尊經閣影印所藏宋刊孤本《重廣會史》,連書衣也用珂■版印制,看上去真像歷時有年的文物。無怪當年傅增湘以萬元購得南宋監本《周易正義》后,要請日本人用珂■版代為影印了。 
    我國當時最大的出版企業商務印書館也有制作珂■版的設備,但主要用于影印舊拓碑帖,影印善本古籍則用石印,這樣不僅部數可以印得多,售價也可以比珂■版影印的低廉。最先是輯印《續古逸叢書》,即續黎庶昌在日本輯刻的《古逸叢書》,不過黎書用覆刻,刻的是流傳在日本的宋元本、古寫本;續書則主要挑選國內公私藏書中稀見的宋本和其他舊本,陸續用石印原大影印。到抗日戰爭時已影印了四十六種,解放后又影印了最后的第四十七種即南宋刻配毛抄本《杜工部集》。當這個《續古逸叢書》初步取得聲譽后,在民國九年又開始輯印《四部叢刊》,共選擇四部要籍三百二十三種(《二十四史》在外),用宋金元明刻本、影宋元抄本、舊抄本、明活字本、校本、日本、朝鮮舊刻本以及少數清刻本、民國精刻本攝影縮小后石印。由于選的書好,版本好,售價也比較低廉(平均每冊書不過三角到五角錢,在當時和同樣厚薄的鉛印平裝書售價差不多),因此國內外圖書館和專家學者競相購買,風行一時。以后,又將其中少數不夠理想的底本更換重印,出了《四部叢刊》的重印本。又把《四部叢刊》的四頁縮并成一頁,改線裝為平裝、精裝,用白報紙印了更廉價的《四部叢刊初編縮本》。又選擇稀見的善本影印了《四部叢刊續編》、《三編》,選擇宋、元、明本和其他善本影印了《百衲本二十四史》。此外,還影印了明正統本萬歷本《道藏》,根據文淵閣本選印了《四庫全書珍本初集》,根據阮元進呈原本選印了《宛委別藏》等等,都是屬于影印大部頭善本古籍的性質。非宋元善本而較有用的古籍,商務也影印了不少,如明程榮刻《漢魏叢書》,清蔣光煦刻《別下齋叢書》,日本活字印《佚存叢書》,汲古閣本《唐四名家集》、《五唐人詩集》、《元人十種詩》等等,都用《四部叢刊》的規格。為了與商務競爭,中華書局除排印《四部備要》外,也影印了《古今圖書集成》。至于開明書店將殿本《二十四史》加上《新元史》縮印為《二十五史》九大冊,世界書局將阮元刻本《十三經注疏》、胡克家刻本《資治通鑒》各縮印為兩大冊,則著重在普及,可以說是清季同文書局等石印古籍的繼續。 
    解放后,在古籍影印上也作出了成績。印得比較精美的有珂■版原大影印南宋本《楚辭集注》,原大影印南宋本《藝文類聚》,原大影印元本《東坡樂府》、《稼軒長短句》,原大影印天一閣舊藏明抄本《錄鬼簿》。用《四部叢刊》規格縮小影印的有南宋本《白氏長慶集》,南宋本《樂府詩集》,以及大部頭的《古本戲曲叢刊》,殘存的《永樂大典》等孤本秘笈??s小并頁影印成精裝大厚本的,有南宋本配明隆慶本《文苑英華》,明崇禎本《冊府元龜》,以及普及性的《四庫全書總目》之類。此外,在臺灣也影印了大量的古籍,日本也影印了我國的一些善本古籍。臺灣影印的文淵閣本《四庫全書》,用元本影印的《玉?!?;日本用宋本影印的《通典》,都是精裝縮印,即使用方便,又有學術價值。 
改革開放后,上海影印了《清人別集叢刊》和《宋蜀刻本唐人集叢刊》,都已列入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編制的《古籍整理出版規劃》(1982—1990)里?!兑巹潯愤€準備影印《四庫珍本叢書》、《古逸叢書三編》、《古籍善本叢書第一集》,以及《珍本叢刊》、《稿本叢刊》?!豆乓輩矔帯芬殃懤m影印出版,大部頭的《全唐文》也已縮小并頁影印出精裝本,其他零星影印古籍之已出版和計劃出版者為數更多。今后,影印本在整理出版的古籍中會占相當比重。

(來源:(摘自黃永年《古籍整理概論》,上海書店出版社2001年1月初版。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极速快乐十分手机版 瑞波币拟下周开放源代码 河南22选5复选玩法 361理财官方 双色球在app ag竞咪网站_点进进入 好运彩大小单双 北京pk10直播下载 凤凰棋牌平台 天津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心悦龙江麻将 网络棋牌游戏骗局 北京pk10开彩结果查询 微信捕鱼修改器下载 足彩混合过关直播 手机股票软件